• 2004-12-25

    圣诞节,白色圣诞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yusky-logs/555505.html

    又是很久没过来,自己知道自己在偷懒了。。。。

    星期二开始下了两天的大雪,至少在我们这里算是大雪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降落的正合我意,不禁的暗自欢喜。雪花大片大片的落下,风吹起,真的有杨柳飞絮的感觉。小丹得知后发短信说真好,可以过一个白色圣诞了。心里就开始期盼,是什么样的呢?是什么样的呢?

    礼拜三早晨坐公共汽车上学,原本半小时不到的车程走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出门时黑漆漆透着些许白光的天,下车后已经是灰白色的了。公车里挤得媲美午餐肉罐头,不断有人使尽吃奶劲头,拼出性命不要地占上两之脚都不能齐全的小小空间。一路下来,我连怎么下车的都不知道了。

    星期四班里吃饭,唱歌,还跳舞,大家玩的很疯很开心。我在黑暗中看着灯光下曾经度过苦辣酸甜的朋友,想起我们过的第一个新年,那个几乎是真正快乐的新年,没有饭菜,没有舞池,大家嗑瓜子剥花生,拿起橘子乱扔,毫无顾忌的大笑,不高兴了立刻翻脸。而现在,我们都学会了忍让,忍耐,学会了不开心时让自己陷在黑暗里,在灯光照亮之前就挑起嘴角。

    然后圣诞夜晚上又去了所谓圣诞夜舞会,大家在篮球场那未经清理过被踩得厚厚实实的雪上跳舞。脚底不断打滑,脸上却是快乐的。

    然后今天回到家,乖乖的呆了一个上午,憋不住了,徒步走到市图书馆看《东京爱情故事》。第十集,“我真的爱过她吗?”完治放下电话,哭得叫人心疼。就象小孩丢了玩具,大人失了父母,而完治似乎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拥有过对莉香的爱情,在意识到自己需要它时,它已经远远的跑开了。过了多少年,这个场景,每次和小步聊起来都有点难受,但是真正看时,那种心被硬硬的掰开的感觉,还是让我疼到流泪。

     

    我想现在的生活,真的有意义么。每天活在家庭学校之中,写老师留的作业,背我已经背到吐都记不住的单词,面对有时会觉得不知所措的同学,找好朋友聊聊天,晚上睡觉以前信誓旦旦说明天要加油要有精神啊第二天蜷在被窝里不想起来。自己正活在一个圆圈上,已经有些累了,却看不到终点。想要破坏掉自己,却不知发条在哪里,还被人持续的拧着。

    我在圣诞节的第二天,用发沉的脑子写出发昏的话。

     

    ……无言以对。

     

    白色的,一无所有的圣诞节。快乐。^ ^

    分享到: